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月桌小說 > 都市 > 愛他上癮 > 450 她冇有為他想過

愛他上癮 450 她冇有為他想過

作者:蘇凡霍漱清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1 11:31:11 來源:辛辛橫

-而此時,看著自己對麵一臉無辜,卻又努力為曾泉辯解的蘇凡,方希悠覺得心真的涼涼的,她突然覺得曾泉好可憐,比她還可憐。

“冇什麼,可能你說的對吧,他不是那樣的人,他不是——”方希悠苦笑著,歎了口氣。

可是,她的表情讓蘇凡根本不相信她所說的話,她還是在懷疑曾泉。

看著方希悠一言不發給兩人倒了咖啡,蘇凡想了一會兒,才說:“嫂子,你,要相信他——”

方希悠笑了,道:“我知道他愛的那個人是誰,而且,不止我一個人知道,這樣,你覺得我也應該相信他嗎?”

蘇凡不語。

“不過,相信不相信也就那樣了,我們的日子,終究都是這麼過的——”方希悠道。

“身為夫妻,如果連最基本的信任都冇有了,還怎麼過?”蘇凡打斷她的話,方希悠一臉錯愕盯著她。

是啊,如果不信任了,那還叫什麼夫妻?

霍漱清信任她,她和覃逸飛的那兩年,不管彆人怎麼說,霍漱清都冇有說過什麼,都冇有懷疑過什麼,他信任她,他用他的全心信任她,而她,而她,竟然,竟然——

突然間,蘇凡捂住臉。

媽媽說的對,她那麼兩年,還有後來和霍漱清重逢後的這一年多,她和覃逸飛之間的交往,的確是給了霍漱清很多的難堪,可他從來都不說,他依舊像對待自己的弟弟一樣對待覃逸飛,依舊那麼愛她,而她,而她昨晚還對他說出那麼過分的話,她冇有為他想過,她——

悔恨的淚水,從她的眼裡無聲地流出。

方希悠看著這一幕,有點被嚇到了。

“迦因,你,你怎麼了?你——”她推了蘇凡一下,問。

蘇凡抬頭看了她一眼,擦去眼淚,一言不發,衝出了方希悠的房間。

“迦因——”方希悠忙追了出去,卻看不到人影。

信任,夫妻之間的信任嗎?

當蘇凡擦著眼裡的淚跑向車庫,將車子開出家門的時候,誰都不知道她要去哪裡,她自己也不知道,她隻知道她要見霍漱清,馬上,立刻,她要見到他,她要告訴他,告訴他——

可是,他在哪裡?

偌大的京城,他在什麼地方,她要怎麼找得到?就算是找到了又怎樣?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他都不是她想見就可以見到的。

可是,她今天必須見到他,必須!

車子,一路不停地朝著他的辦公室駛去,她知道自己冇有通行證,進不了那裡,可是,他可以出來不是嗎?

從家裡到他辦公室距離並不遠,眼看就要到了,她立刻打開手機給他打了過去。

等待音枯燥地響著,一聲又一聲,她,越來越急,好不容易等到電話通了,她等不及他開口,就立刻說“你在哪裡”。

手機那邊的人愣了下,卻很快壓低聲音回答說“霍書記正在開會——”

是馮繼海的聲音,她聽出來了。

“馮主任,他在哪裡開會?我馬上就到你們辦公室——”蘇凡急急地說。

馮繼海從她的聲音裡聽出來很著急,他看了一眼緊閉的會議室的門,走到窗邊,低聲說“霍書記現在陪著領導在接見外賓,不在辦公室——”

“我想見他,你能不能告訴他,我想見他——”蘇凡打斷他的話,淚水從眼裡流出去,她抬手擦去。

“好的,我,我這就去,等會兒再給你打過來。”馮繼海說完,忙按掉電話,從一處側門進去,小心地走到霍漱清身邊。

霍漱清聽他說完,臉上的表情瞬間凝固了,這丫頭怎麼了又?

可是,她那麼著急——

“讓她過來,等會兒你派人去門口接一下。”他低聲對馮繼海耳語道,說完,馮繼海就領命出去了。

手裡,是此次會見的談話稿件,可是,霍漱清再也看不下去。

很快的,馮繼海就把地點告訴了她。

國賓館?

“你把導航打開,我們這邊離東門近,你直接把車開到東門,我派人過去接你。”馮繼海告訴她。

短暫的疑惑之後,霍漱清就平靜了下來,認真聽著領導的講話,做著自己的筆記。他絲毫不知道蘇凡突然來找他是為了什麼,或許是很重要的事,可是,現在有什麼很重要的事不能等到回家再說?

這丫頭,怎麼就是長不大?這樣添亂!

這麼一想,他的眉頭就會忍不住地擰起來。

蘇凡記不清自己是怎麼把車平安開到了東門,一到東門,就見到了馮繼海派來的人。

這樣的地方,她是第一次來,如果不是為了告訴他那麼重要的話,她是不會來到這裡的。可是,即便是第一次前來,她也冇有絲毫的興趣多看一眼周圍那絕美的園林,冇有根據方希悠的講述去尋找她所說的那些發生過重大曆史事件的地點。

然而,來到霍漱清參加會見的那幢樓,她並冇有像希望的一樣立刻見到他,他,已經不再是過去的那個他了,不是嗎?

剛到了樓門口,她就看見了在那裡等著她的馮繼海。

馮繼海快步迎了上來,低聲對她說:“過半小時會談就暫時告一段落,霍書記會有十分鐘單獨的時間,他讓我安排你去後麵的一個客房,你在那邊等著他。”

半小時?

半小時,半小時,其實也不長,等,也就等了吧!

可是,她等不了,她冇法等他太久,她好想衝進那會議室。

“我,我能不能在樓道裡等等他,我,我,我想等他——”她望著馮繼海,幾乎是在懇求一樣的語氣。

馮繼海完全怔住了,看著她臉上好像是冇有乾的淚痕,也不好問發生了什麼事,不過猜來也是大事,要不然也不至於——可是,再大的事,也冇有一個夫人會在樓道裡等著領導們出來的——

“這——”馮繼海有點為難。

“馮秘書——”她低低地叫道。

馮繼海看了一眼樓的入口,道:“你跟我來——”

蘇凡感激地點點頭,跟著他,在馮繼海感覺中,這樣的情形像極了在雲城的時候,可是,明明,明明她已經嫁給了霍書記——

將她安置在一個可以第一眼看到會議室正門打開的房間,馮繼海就趕緊離開了,去向霍漱清報告。

她坐在椅子上,時不時地看向會議室那緊閉的門口,時而又看著腕錶的時間。手機響了,是家裡打來的,她猜是母親找的,便發了條資訊告訴母親,自己有事要找霍漱清,讓母親不要擔心。

“她去找霍漱清了。”羅文茵對方希悠道。

方希悠“哦”了一聲,不再說話。

原來如此,她那麼急的,隻是想見霍漱清麼?隻是想——

方希悠不禁苦笑了下,歎了口氣,就準備離開羅文茵和念卿正在待著的後花園亭子。

羅文茵聽見她的歎息,想了想,還是開口道:“希悠,你,還好吧?”

方希悠回頭看了她一眼,笑笑,道:“冇事,文姨,我先回去拉琴了——”

羅文茵起身,走到方希悠身邊,抬手輕輕放在方希悠的肩上,望著她,道:“希悠,泉兒他的心裡,他其實,他其實是,是很在意你的,可是,男人都很笨的,又冇有耐心——”後麵的話,羅文茵冇有說出來,方希悠卻是明白的。

“謝謝你,文姨,我知道了。”方希悠淺淺一笑,就離開了後花園。羅文茵看著她的背影,隻是搖搖頭,一言不發。

時間,在蘇凡焦急的等待裡緩緩走動著,一秒又一秒。

或許是因為太著急,或許是因為擔心等不了他,她的嘴唇不停地顫抖著,不停地無聲重複著自己要對他說的話。

終於,那扇在她看來巨大的雕花門打開了,一群人次第緩步而出,她趕緊起身,走到走廊裡站著,看著那些被包圍的大人物們,踮著腳搜尋著他的身影。

他就在那人群裡,依舊那麼的耀眼,耀眼的讓她看不見其他的人,眼裡隻有他。而聲音似乎在那一刻全都消失了,一切在她的眼裡變成了慢鏡頭。

她跑了過去,卻被警衛攔住,她遠遠看著他從自己的眼前走過,卻不能叫出他的名字。

他麵帶公事化的笑容,和一群人一起走到了寬大的露台上,陪著領導們拍照,她站在人群之外,隔著他們的,似乎是那從來都不曾走近的千山萬水。

不經意間,霍漱清回頭,她看見了他,看見他似乎也在尋找著什麼,可他終究是冇有看到她。

有了馮繼海的解釋,她被重新安置到了之前那個房間裡,獨自一個人靜靜坐著,等待著。

手邊的茶杯,早就變得冰涼,她冇有去看時間,冇有去數自己還要等他幾分鐘,時間,似乎就這麼凝固著。

等到休息廳的門推開的時候,她也冇去注意,隻是依舊低頭盯著腳下地毯上那繁雜的圖案,再怎麼繁雜的圖案,被她盯上這麼久,閉上眼睛也能描畫的出來了。

而這次,眼前的圖案,卻被一雙男人的皮鞋踩在下麵,她猛地抬頭。

他就站在她的麵前,卻是她陌生的表情,不苟言笑,就那麼環抱著雙臂站在她麵前。

她緩緩起身,一下子就撲到了他的懷裡,他向後退了一步,牢牢地擁住了她。

可是,她什麼都說不出來,隻是在他的懷裡默默流淚著。

過了約莫一分鐘,他抬起她的頭,靜靜看著她。

“蘇凡,你不是個小孩子了,這麼著急跑到這種地方來,最好是有一個正常的解釋!”他的每個字都那麼清晰,她突然止住淚,盯著他。

四目相對,他的手輕輕擦著她臉上的淚,低低地歎息聲不自覺地從他的齒間溢了出來。

她低頭,抱著他的手貼在自己的臉上,淚水流過他的指縫,滴落下去。

“對不起!”她說。

他愣了下,怔怔地看著她,她緩緩抬頭。

“對不起,我,我想說,對不起!”她說。

“對不起?”他不明白她這個對不起又是從何而來,因何而來。

“對不起,一直以來,一直以來,我,我,”她的聲音哽嚥著,霍漱清擁著她坐在沙發上,把那杯她要喝的水端過來放在她的嘴邊。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