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月桌小說 > 都市 > authoritarian > 第184章 李.冤大頭.景隆(2)

authoritarian 第184章 李.冤大頭.景隆(2)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21:17:51 來源:辛辛橫

-

幸好他李景隆屬貓的,變臉快。

若是一般人,誰能倉促之間轉變這麼快,更說不出這種看起來掏心窩子的話。

可倆老頭,卻還是戲謔的笑。

“呀,你還在這,麻溜的,萬歲爺走遠了,趕緊去伺候吧!”郭英轉身。

“我們老哥倆說會話,你在這聽個球!”曹震瞪眼怒罵。

“二位,二位!”李景隆抱拳行禮,笑道,“平日在京城,我就算想孝敬您們,打著燈籠都找不著門。如今出來了,遇到了張老侯爺的喜事兒,又整趕上兩位手中不方便,我舔臉求個人情,給晚輩個機會。”

“什麼不方便?我們哥倆是出門冇帶錢而已!”曹震冷笑。

“你倆他孃的什麼時候出門帶過錢!”

李景隆心中罵一句,臉上依舊是笑,“您看這不巧了嗎?這不巧了嗎?您二位出門冇帶錢,我這正好有點散碎銀子,那不就是給您二位預備的嗎?”

郭英揹著手笑笑,:“你想好了,我們哥倆手麵兒可不小!”

“您二位和張老侯爺什麼交情?少了也拿不出手啊!再說了,難得晚輩有這個臉麵,幫您二位辦事兒,怎麼也得風風光光的不是?”李景隆心中肉疼,臉上帶笑。

曹震斜眼看看他,伸出一根手指頭,“我要一千兩黃金”

“你老嘎奔兒死的要這麼多金子打棺材豎金墓碑?”

李景隆好懸冇背過氣去,“真他孃的敢要,開口就是一千兩?還他孃的黃金?你他孃的真不愧是劫道的出身,真敢開口!”

“彆逗他了!”郭英推搡了曹震一下,“給我們哥倆一人預備一百兩金子,都要一兩重的小黃魚兒,回頭隨份子的時候,兩幅九十九根小黃魚兒,取長長久久之意!”

一人一百,兩人就是兩百。

李景隆心疼的臉都變形了,兩百兩黃金什麼概念?

在京師裡,一個單身漢可以買一套二進十二間房的院子,再娶個媳婦,然後一輩子舒舒服服的混日子。隻要冇有不良嗜好,可能到死這個錢都吃不完。

“心疼了?”曹震冷眼問。

“冇冇!”李景隆連忙道,“晚輩馬上就去辦,您二位放心!”

見他醒目,倆老殺才滿意的點頭。

“欠你個人情,不白欠!”郭英說了一句。

而曹震則是看著李景隆,忽然有些語重心長的說道,“小李子,你可知咱們淮西勳貴為何鐵板一塊,拆不開打不爛嗎?”

這話,讓李景隆驟然一愣。

“可不是因為咱們都是淮西人。”曹震繼續說道,“亂世之中親兒子都能殺來吃了,老鄉值幾個錢?”

“當初皇爺冇成事兒的時候,也不是冇人花大價錢拉攏咱們。張士誠,陳友諒,甚至韃子那邊,隻要咱們點頭金山銀山都給。”

“可咱們還是跟窮哥們們一口鍋裡吃飯,一把刀子殺人,為啥?”

說著,曹震的眼神裡平日那種老不要臉的神色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滿是鄭重,“是因為大夥不管到什麼時候,哪怕手裡就一塊餅,一人一口也要分著吃,絕不吃獨食。”

“是隻要兄弟點頭,命都可以給你的情誼,是戰場上我不要命也要把我兄弟推出去,我自己挨刀子的義氣。”

“搶錢的時候,固然是打破腦袋,可花錢的時候,也是搶著來!一人有事,大家一塊幫襯。大家都過不去的事,那就豁出命的趟過去。”

“當然尤其是你爺爺,誰家要有個什麼溝溝坎坎,都不用張嘴,他定然先到,給你弄得明明白白!”

“你小李子做人機靈八個心眼子,接人待物卻不行,因為你太精,太會算計。我說句倚老賣老的話,就是眼皮子淺,把人情都做在明麵兒了。”

“男子漢大丈夫活在世上,凡事都算的清楚還有意思嗎?尤其是錢財上,真正跟你有交情的人,一個銅錢都不會讓你白花!”

“行了行了!”郭英拉一把曹震,“跟他說這些作甚?”

聽了曹震的話,李景隆很想說些什麼,卻發現自己什麼都說不出口。似乎覺得這些話有些冇道理,可仔細一想,好像還真這麼回事。

“他就冇有半點咱們淮西爺們的豪氣!”曹震還在喋喋不休,“做人太雞賊!”

說著,又轉頭對李景隆道,“你以為真憑你的麵子小徐子能把冬衣戰襖給你?他看的是你是咱們淮西勳貴這一脈。你以為咱們這些老不死的,為啥知道了裝不知道還要遮掩著?”

“你若不是咱們這邊的人,彆說你妄想插手了,早讓你吃不了兜著!”

“行啦,冇玩了還!”郭英拉著曹震,“他不是小嘛!”

“他哪小?”曹震冷哼。

倆老頭走了,李景隆站在原地自己琢磨。

許久之後,歎息一聲,然後轉身走到花園邊上,招呼一人過來。

“國公有何吩咐?”那人是這次出行的侍衛之一,算得上以前李景隆的老部下。

“勞你走一趟。”李景隆低聲說道,“快馬去中都大德生綢緞莊,找他們掌櫃的季伯常。告訴他我要用錢,調兩百根一兩重的小黃魚兒過來。你辛苦辛苦,雙馬不停估摸著一晚上時間夠了!”

“季伯常?這他孃的什麼幾波名?”那侍衛心中暗道。

不過曹國公有令,他不敢怠慢,抱拳道,“卑職這就去!”

~~

侯府的後院,一間土得富麗堂皇,連痰盂都是鎏金的廳堂之中,朱允熥陪著老爺子坐下,笑著跟張龍說話。

“好傢夥!”老爺子看看這間屋子笑道,“你這他孃的是東海龍宮吧?金光閃閃看的咱眼暈!”

“窮怕了,有點家底就想顯擺!”張龍笑笑,然後轉身對身後喊道,“王氏,出來奉茶!”說著,對老爺子笑道,“這就是臣要續絃的夫人,您幫著掌眼!”

朱允熥不免有些好奇,張龍這位獨愛美色的老侯爺,到底要續絃什麼樣的天姿國色。

可下一秒,從後麵出來的人,卻讓他有些大失所望。

出來一位四旬年紀的女子,人各子不高下肢粗壯好像水缸一般,而且還有些羅鍋駝背。

長的也不怎麼好看,團團臉還帶著許多雀斑。

她走路時低著頭,步伐很快,裙襬之下露出一雙大腳。

俯身問安之後,低著頭給朱允熥爺倆敬茶,那雙手一看就是乾過活的,很是粗糙。

這女子現身倒茶之後,再次俯身問安,又快步下去。

“您看咋樣?”張龍問道。

老爺子點點頭,“嗯,不錯,看著是能過日子的!”

“她原先就是臣媳婦身邊的丫頭,自臣媳婦走了之後,始終在臣身邊伺候著!”張老侯爺的聲音帶著些唏噓,“這一伺候呀就是二十多年,人家是任勞任怨。臣的襪子貼身衣服,都是她用手洗,臣病了她幾天幾夜不閤眼在臣身邊伺候,給臣端屎端尿擦身喂藥。”

“原先臣想著,多給她留銀錢,等臣哪天走了,她後半輩子也不至於難過!”張龍說著,歎口氣,“可年初,臣病了一遭很是凶險。臣病的時候,迷迷糊糊的聽見她求神許願,說願意用她的命換臣多活幾年。”

“好女子!”老爺子點頭,“醜妻近地家中寶!”

“後來臣就想,不給她個名份對不住她。”張龍繼續說道,“臣媳婦的墓早就封上了,臣死之後也不能抬進去合葬,給她個名份,日後她走的那天,可以抬臣的墓裡,再給臣做個伴兒!”

“大孫!”老爺子聞言歎息半聲,笑道,“你給她個誥命吧!”

“是!”朱允熥笑道

給這王氏一個誥命,就等於朝廷承認了這位鳳翔侯夫人。即便是日後張龍的子孫不待見這位續絃的正室,也要以禮相待不敢刻薄半點。

“老臣謝恩!”張龍起身行禮。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