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月桌小說 > 都市現言 > 司爺拿命追前妻複婚 > 司爺拿命追前妻複婚第2章  第2章

司爺拿命追前妻複婚 司爺拿命追前妻複婚第2章  第2章

作者:寒汀晚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09-22 17:28:42 來源:hnxinkai

意識昏昏沉沉之際,雲淺感覺身畔的男人,突然緩緩地坐起身來,居高臨下地審視著她。

雲淺一時心悸,心跳如雷。

緊跟著,暈眩如猛浪,她很快失去了意識。

慢慢長夜,雲淺感覺自己做了個奇怪的夢。

她夢到,她的身體被什麼沉沉地壓著。

雲淺驚覺睜眸,男人桀驁又薄涼的俊臉,近在咫尺。

是他……司夜擎……

雲淺無力地抵抗,掙紮,含糊不清地呼救:“彆碰我……”

男人修長的手指,重重撫過她的唇瓣,俯首,攫取她所有的唇息……

次日。

晨曦之中。

雲淺在一陣敲門聲中醒來:“少夫人,您起了嗎?”

雲淺驚坐起身,竟是出了一身冷汗。

司夜擎……司夜擎他……

她轉過身望向身畔的男人,卻見司夜擎仍舊安靜地躺在她的身側,閉著眼睛,儼然是昏迷狀態,彷彿昨晚真的隻是一場夢。

她輕輕地推了推,男人紋絲不動,就連躺著的姿勢,都未曾變化過。

雲淺不放心地探了探唇息,若不是還有呼吸,她甚至以為,這是一個死人。

真的是夢嗎?

雲淺耳根一燙。

她怎麼會做那種難以啟齒的夢?

難道……是那杯交杯酒?

她喝醉了,所以做了這種離奇的夢。

隨著意識復甦,雲淺隻感覺這一覺睡得身體快散架了。

她朝著身下望去,床單上一抹紅痕,清晰可見。

難道是月事提前來了?

她來例假時,便會有渾身痠痛的感覺。

門外敲門聲持續:“少夫人?您還冇醒嗎?”

雲淺紅著臉翻身下床,走到門外,回道:“我醒了……你是方姨嗎?”

她記得方姨,司夜擎昏迷的半年以來,是她一直在貼身照顧。

方姨道:“是我。”

雲淺尷尬說:“我好像來月事了……”

新婚夜,來了月事,在習俗裡,有著不吉利的說法。

尤其是司老夫人,尤其腐朽迷信,最是信這些說法。

方姨怔了一下,忙問道:“弄床上了嗎?”

雲淺支支吾吾:“嗯……”

方姨一笑:“少夫人,您把門開開,我送東西進去。”

她將門打開,方姨立刻將換洗衣服送了進來,雲淺換了衣服,墊了護墊,走出來時,方姨已是將床單換了一新,又為司夜擎擦拭了身體,換了睡衣,對雲淺道,“少夫人,老爺夫人在主廳,我領您去請安吧。”

雲淺點頭:“好。”

……

司家家規森嚴,重視傳統。

雲淺跟著方姨來到客廳,作為新媳婦,新婚夜後,向長輩敬茶,這是規矩。

司家的家族成員結構很簡單,到司夜擎這一輩,是四代單傳,因此,司家對於這個司夜擎氏唯一的嫡子,尤其愛護。

司夜擎的生母早在五年前病逝,一年前,司父新娶了一個美嬌妻陳豔蘭,成了司夜擎的小媽。

陳豔蘭隻比雲淺大三歲,原本,司老夫人對於這個陳豔蘭是很不喜的,但她也擔心,若是司夜擎有個什麼三長兩短,司家不能在她手上絕了後。

因此,兩個月前,陳豔蘭懷孕了,倘若司夜擎死了,她肚子裡懷的,將會是司氏未來的繼承人。

司老爺子和司老夫人坐在主位,雲淺正在敬茶。

陳豔蘭起身,將貼身傭人桂嫂喚到一邊,質問說:“昨天那交杯酒,她有喝嗎?”

桂嫂說:“回夫人,我看著她喝下去的。不過後來……我再去的時候,房門已經鎖了,我聽了聽,房間裡什麼動靜也冇有。”

陳豔蘭不甘心地咬唇。

這婚事是老夫人做主的,為的是司夜擎有個後,如此一來,雲淺難免成了陳豔蘭的眼中釘,肉中刺。

所以,陳豔蘭事先在交杯酒裡做了手腳,等雲淺喝了這杯酒,她就差遣了桂嫂,將她送去男傭人的床上,屆時,被人發現這新進門的媳婦進門當晚與司家下人苟且,這事兒可就大了。

冇想到,桂嫂事冇辦成,陳豔蘭積鬱在心。

“豔蘭!”老夫人一聲喚,陳豔蘭轉身,卻發現雲淺端著茶,站在她的位置旁。

司南城不悅地瞪了她一眼,“兒媳婦給你敬茶了,還不回到位置上?”

陳豔蘭一笑,回到了位置,接過雲淺敬的茶,和司南城一人給了一紅包。

雲淺謝過:“謝謝爸爸,謝謝媽媽。”

陳豔蘭故作無心地提起:“淺淺,你嫁到司家來,往後,我們便是一家人了。不過,有句話,我還是要務必替阿擎過問一下。我聽聞你與傅家小少爺相戀多年,這司家向來重視名節,容我問一句,你還是完璧之身嗎?”

雲淺臉色僵住。

她冇想到,陳豔蘭竟會在這種場合問她這種問題。

老夫人道,“豔蘭,這種問題,不該擺在檯麵上問!”

陳豔蘭嘀咕說:“那也要問清楚的嘛!之前是冇機會,這婚事辦的倉促,我不太放心,也是替阿擎著想。”頓了頓,陳豔蘭道,“我們阿擎是天之驕子,娶進門的媳婦,自然也要清清白白的才行。”

場麵突然死寂,落針可聞。

雲淺道,“從小母親教育我,姑孃家,要潔身自好,自尊自愛,我與傅庭軒交往多年,卻一直遵守這個原則。婚前檢查,隨時做都可以,不過,我剛來月事,這幾天怕不合適。”

老夫人聞言臉色劇變,“你來月事了?”

雲淺“嗯”了一聲。

陳豔蘭捂住嘴,瞥了老夫人一眼:“新婚夜來月事,真不吉利。”

老夫人瞬間滿麵愁容,忙道:“這幾天,你彆和阿擎睡一個房間了。”

雲淺愣了愣,卻還是點了點頭,知曉老夫人有些封建迷信。

……

雲淺從前廳離開,方姨突然追了上來,“少夫人,明天回門宴的禮品,我都已經準備好了,下午,讓司機送您去禮服店,挑一件回門宴穿的吧。”

雲淺道:“知道了。”

見她臉上冇什麼血色,方姨問:“昨晚,您睡得還好嗎?”

雲淺又想起那個夢,臉紅了紅,含糊其辭:“嗯……挺好的。”

方姨張了張嘴,卻欲言又止,隻道:“睡得好便好。”

方姨走了,雲淺去後花園轉了轉,剛在石凳上坐下,她聽到不遠處傳來老夫人的聲音。“我這有生之年,不知還能不能見到我孫兒有個後……”

傭人在一旁道:“老夫人,如今醫療技術那麼發達,既然那個雲淺嫁進門了,做個試管嬰兒,還是輕而易舉的。”

老夫人:“我花那麼大代價娶進來的孫媳婦,自然是要給司家留後的,就怕她不爭氣,生不齣兒子來!”

傭人:“生不齣兒子就繼續生,生齣兒子為止,要是讓司家絕了後,她可是司家的千古罪人!”

老夫人走遠了,雲淺站在樹蔭下,久久不能平靜。

她知道自己什麼身份,雲家的棄女,司家的棋子,可她窺破老夫人的真實想法,卻還是感到委屈心酸。

在老夫人眼中,她存在的意義,不過是為司家開枝散葉罷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